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例外视觉~

只身深埋尘土里,腐烂或发芽。

 
 
 

日志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2016-10-29 04:4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今天想给大家介绍一位很喜欢的日本艺术家

盐田千春(Chiharu Shiota)




艺术家简介



盐田千春(Chiharu Shiota)1972年出生于大阪,现在工作生活在柏林。1996年从京都精华大学油画系毕业之后,她搬到了德国,师从Marina Abramovic,作品包括行为,装置,录像。


在2001年横滨双年展上,作品《皮肤的记忆Memory of Skin》让她开始在日本和国际上受到广泛的关注。艺术家的创作通常与童年受到的创伤、记忆有关,Shiota对记忆的使用甚至到了有点偏执的地步。


她小的时候,曾经目睹了邻居家的一场火灾,她至今仍清晰的记得钢琴在大火里垮掉的声音。后来,她开始尝试把这种对她来说刻骨铭心的记忆转换成相对安全的可见的形式。她在房间里拉满无数密密麻麻的棉线,从地板到天花板到墙,为所有东西作茧,包括烧过的钢琴。这是她对记忆和遗忘的迷恋。
她的作品,也是对亚洲、欧洲文化转换的一种尝试。


Shiota纽约第一个个展《At Goff + Rosenthal》上,她烧掉几十把椅子,然后也给它们缠上无数的线。足足用掉14公里的棉线。从四面八方织起来的线网构成一个封闭的空间。还冒着糊味的椅子,消失在观众的视线中。这只是Shiota所构建的场景的一个例子。它们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死亡、压抑、灾难的综合震撼。

Shiota经常被拿来与Eva Hesse比较,但她与Gertrude Goldschmidt更有相似之处——都把“线”作为主要材料。而线之于Shiota,更象是画布,是二维的空间,用线作画笔构成的几何刺绣。





艺术家作品



【2015年威尼斯艺术双年展】

日本艺术家chiharu shiota的“手中的钥匙”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将从全世界收集而来的钥匙系在红线上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全世界收集来的成千上万把使用过的钥匙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把这样或那样的钥匙


这个装置使用了从全球收集而来的成千上万把使用过的钥匙,旨在探索记忆概念。“对于保护我们身边重要的人和事来说,钥匙是非常重要而又让人熟知的。它们激发了我们要去打开门探索另一个未知世界的灵感。shiota说。

带着这种想法,在这个装置中,我们使用了普通市民提供的在他们长期的日常生活中充满了回忆和记忆的钥匙。当我在空间中创作时,每个提供钥匙的人的记忆会首先和我的记忆进行碰撞,这些碰撞的记忆会反过来和来自世界各地参加威尼斯艺术双年展的人们记忆相结合,让他们有机会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更好地理解彼此的感觉。



艺术行为作品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成为一幅画Becoming Painting》 行为艺术 1994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我从未看见自己的死亡I?ve never seen my death》行为  1998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我从未看见自己的死亡I?ve never seen my death》行为  1998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尝试和回家Try and Go Home》行为  1998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浴室》行为 录像 1999

Labyrinth of Memory [La Sucrière, Lyon]


在上面这张图片的行为艺术时,盐田千春说:在这个虚伪、无止尽的世界,我用“泥土”作为创作材料。我试图一次次把泥倒在自己的脸上,以重获意识,找寻自己真正的使命。对我来说,这是一个仪式。我小时候的玩具娃娃已经变得破烂肮脏,逃脱了与我的关系。她有了自由,但不能呼吸。






《皮肤的记忆Memory of Skin》



在2001年横滨双年展上,作品《皮肤的记忆Memory of Skin》让她开始在日本和国际上受到广泛的关注。艺术家的创作通常与童年受到的创伤,记忆有关

Shiota对记忆的使用甚至到了一种偏执的地步。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Labyrinth of Memory [La Sucrière, Lyon] 2012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个展《At Goff+Rosenthal》



她小时候曾经目睹了邻居家的一场火灾,她至今仍清晰的记得钢琴在大火里垮掉的声音。后来,她开始尝试把这种对她来说刻骨铭心的记忆转换成相对安全可见的形式,她在房间拉满无数密密麻麻的棉线,从地板到天花板到墙,为所有东西做茧,包括被烧毁的钢琴,这是她对记忆和遗忘的迷恋。她得作品也是对亚洲,欧洲文化转换的一种尝试。


Shiota纽约的第一个个展《At Goff+Rosenthal》上,她烧掉了十几把椅子,然后也给它们缠上无数的线。足足用掉十四公里的棉线。从四面八方织起来的线网构成一个封闭的空间。还冒着糊味的椅子,消失在观众的视线中。这只是Shiota所构建场景的一个例子。它们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死亡,压抑,灾难的综合震撼。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静默In Silence》2002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Presence in the Absence[Rochester Art Center, Rochester, Minnesota / USA]

photo by Caylon Hackwith 201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睡眠中During Sleep》2002


沉睡间”即在生与死的混沌中


这次发表的另一个大作是以床为系列的,这一系列的作品是怎样诞生的呢?


盐田96年我到德国后,在最初的3年中搬了9次家。渐渐地有一种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的感觉。做梦梦见自己在日本,起床时会分不清这里是德国还是日本。因此,产生了一种很强烈的想法,希望可以加固自己所在的地方。从而开始在自己柏林的家里编织床。那之后刚好赶上发表作品的机会,就使用了这个创意。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睡眠中During Sleep》2002


对这一作品您是怎样考虑的呢?


盐田:床是大多数人出生也是死亡的场所。我对这一生死混淆的场所怀有感悟,那里给我一种不安与混沌的印象


这么说来作品是从个人的不安及焦躁感出发,从而进一步涉及生与死等普遍问题的吧。这中间的意义,想必也包含了许多近年您曾经患癌的感受吧。


盐田:实际生了病住在癌症病房的话,周围全都是会死去的人。而在妇产科那边,又会有新的生命诞生。我因有过置身其中的经验,觉得自己可以看到的世界扩大了。坐在医院的椅子上,真正使人沉默的想必正是这个吧。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Dialogue from DNA》 2004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将人们的思想与彼方相连着红线。

这次把“精神的呼吸”作为个展的题目,请问其由来是?


盐田:大约是在3年前开始准备展览。那时虽然自己心中对想展现给别人什么这个问题仍然模糊不清,但当时想要通过展示,让观者可以听到作者精神的呼吸。


美术馆的电动扶梯,放射状鲜红的丝线便直逼眼前。结着红色丝线的许多鞋子这一装置作品,在此之前已经多次发表,不过在日本却是首次公开吧。


盐田:是的。这个作品先是99年在柏林,之后又在荷兰的华沙和克拉科夫先后发表。这已经是第四次了,不过像这样大的规模却是首次。这次通过美术馆的主页的途径,早在一年前便开始对公众征集,共寄来了2136双鞋子呢。


几次展览中,不同国家的观众会有不同的反应么?


盐田:在荷兰展出的时候,看见这么多的鞋子,使大多数观众都联想到了奥斯威辛。这也是因为展地克拉科夫与奥斯威辛离得很近,在纳粹时代那里每天有2000人被杀害,说起来就是个杀人工厂一般的强制收容所,遗迹到现在还被清晰地保留着。虽然我自己并没有此意,不过观众似乎会难以抑制的联想到这一点。


看来被丝线所结与观者的想法有很大的关系呢。另外,展览中的每只鞋子都系着主人的留言,在这些留言中有印象深刻的么?


盐田:恩,这里面既有令人愉快的留言,也有十分沉重的呢。有婚礼时穿过的鞋,也有去逝的丈夫的鞋子,相对来说遗物相当多呢。另外,其中还有一位坐轮椅的人,为了重新站起来而买的鞋子,结果还是没能再行走,因此把用不上的鞋子送到了这里。这样一来,仿佛渐渐看到了本应看不见的鞋子的所有者们的存在,借由眼前的鞋子,感受到了他们强烈的存在感。虽然展出的只有留言条,却似乎可以看到留言的那个人,我觉得这一部分成了一个很特别的作品。


在感受空间感的同时,也确实感受到了透视时间的感觉。在以前的采访中,您曾说自己会就同一主题进行多年的探索,在多次发表的过程中不停调整完善自己的作品。就这一点来说,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么?


盐田:大概,是……因为我想让看到自己作品的人能被一瞬间带到另一个世界。美术虽是视觉的产物,但如果你想将观众带到视觉以外的领域,就要花大量时间。在这一过程的某个时刻,我会突然明白:“这个作品已经完成了啊”。而且,也清楚了自己创作它的意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鞋子的作品这一次的展示也与最初的发表时有一些变化吧。


盐田:是的。最初的作品最里面是被烧毁的家,从那里伸展出红色的丝线。塞黑的诗中有这样的一节“不管路把我带到何处,那里都会有令人怀念的灶火在燃烧。只是我从来不曾感受过什么是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故乡。”因为当时对诗句怀有同感,便在作品中设置了具有故乡意味的家。


原来是这样。最初是以这样的形式发表,之后红色的丝线变为射向虚置的墙壁,是为了使看的人能够自由的想象吧。 从这件鞋子的作品开始,您先后创作了好几件关于丝线的作品,您能谈谈开始使用这一材料的原委么?


盐田:丝线实际是去德国以前我就开始使用了。最初只是在房间中结线,表现类似于绘图般气氛的作品,是更加视觉化的东西。现在不同的作品注入的气氛也有所不同。比如像这次的《越过大陆》,我想表现的是人的思想、回忆与红色丝线相结,即便远去却又被自己的心拉回的状态。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盐田:将黑纱线从小物品延展到特定场地装置作品中,蔓延整个展览空间。制作如此规模的装置需要在空间内精工细作地编织两三周。合作、信任和耐心是完成这一工作的必备条件。最终人们看到的是一个迷宫般的错综构造,乍看之下,有压顶之势。一旦走入这构造,原本的威胁感变得相反——私密而昵。耗时长久、材质丰富的特点赋予盐田的装置作品令人着迷的力量,既有胁感、又令人欣慰。编织构造仿佛是对当代技术的隐喻:电子网络、神经通路、人类关系网络、虚拟社交网络等。


盐田:鞋子里面既有令人愉快的留言,也有十分沉重的。有婚礼时穿过的鞋,也有去逝的丈夫的鞋子,相对来说遗物相当多。另外,其中还有一位坐轮椅的人,为了重新站起来而买的鞋子,结果还是没能再行走,因此把用不上的鞋子送到了这里。这样一来,仿佛渐渐看到了本应看不见的鞋子的所有者们的存在,借由眼前的鞋子,感受到了他们强烈的存在感。虽然展出的只有留言条,却似乎可以看到留言的那个人,我觉得这一部分成了一个很特别的作品。


对比编织和绘画,盐田解释道,“编织让我能够像绘画中的线条一样去探索时间和空间。黑线逐渐累积,构成一个面;我创造了无限的空间,逐渐延展,好似形成一个宇宙。当我的双眼无法回溯一件纱线装置或艺术品的’来龙去脉',它便完整了。”




千寻手工:关注一切手工创意,聆听手工,感受匠心生活的美好与感动。
更多精彩在这里
微信公众号:千寻手工(扫一扫)


【千寻手工】静美的礼物 - 问路 - ~例外视觉~


微信公众号:千寻手工

微信号:im-qianxun






2016年10月29日 - 问路 - ~例外视觉~

 








日本偏执艺术家chiharu shiota盐田千春的艺术线 - 问路 - ~例外视觉~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